关于

【苏靖】他们说这不是肉

私设酥胸身体尚好,可以行苟♂且之事。

可能有玻璃渣,可能有玻璃渣,可能有玻璃渣。重说三。

前戏比肉多系列

林府play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半个时辰前列战英匆忙请见,说靖王不知在宫中遇到何事,从朝堂下来后,连府邸也未归,便直奔几近荒废的林府闷头喝酒,眼看着就要不省人事了。靖王的性格他们是知晓的,一旦意气上来,要做什么,任是牛也拉不回。从前的林殊劝不住他,如今却未必,要说天底下还有谁能得靖王殿下一个不情不愿的服软,那此人必定是梅长苏。下属们这才商量着让颇有分量的苏先生前去一劝,他们是真的害怕靖王就此醉死在林氏旧府的荒园里。梅长苏听罢,便让人在苏宅候着,自己牵了匹马就走,直把晏大夫气的七窍生烟。

 

梅长苏从未见过这样的萧景琰,他屈膝坐在林府残垣之畔的一株老梅下,前襟有些凌乱,怀里明明抱着一坛酒,却仿佛是什么稀世的珍宝一般。怀中酒未开封,身边还东倒西歪地散落着不少,有喝空了的,有倾洒出的。

刀光血影,庙堂冷暖都没能压弯的脊背此刻也弓了起来,形成一个很脆弱的姿势。

 

“……殿下?”梅长苏有些不安,在萧景琰几步开外站定,试探着唤了一声,他没有把握此人是否还清醒着。

当那双带水的眸子慢慢抬起,对上自己的瞬间,梅长苏感到胸口剧烈的抽痛。没有焦距,仿佛是对着一片虚无,仿佛是对着林府往日盛景,又仿佛是对着千千万万往生的冤魂,其中有他最敬爱的祁王兄,有他的挚友林殊。破碎的目光携着滔天的绝望,强势地掠夺着梅长苏身周的空气。他阖目偏了偏头,努力压下喉间翻滚的血腥气。

且不说从小相知,就是回京这数年相交,梅长苏还能不清楚萧景琰的酒量,他一看便知眼前人已到了极限。

“殿下,此地阴寒,还是随我早些回府吧。”他想说景琰我陪你,但他知道他已没有这个资格。

 

“殊……苏先生。”萧景琰似认清了眼前人,可梅长苏总也觉得有什么不对。

“哈,瞧你,梅岭回来怎么就弱不禁风了。我还盼着再与你纵马,再与你对……”

“殿下,你喝多了。”梅长苏仓皇地截住话头。

“还没。你说待我东海归来,这坛为我祝捷。”萧景琰晃了晃怀中的酒坛,直直地盯着梅长苏。

他从小便招架不住这样的眼神,像是囚笼里的困兽,渴望着自由,却又不屑于施舍和援助。每当萧景琰这般看着他,他会感到压抑,一边想着顺从他,一边残忍地想让他哭。他们血气方刚的时候也曾是谁也休让着谁,不服就了捋起袖子干架。一般的小事萧景琰不会和他犟,触及原则,他就会这样瞧着他。偏偏这一次,梅长苏想看萧景琰哭。

 

梅长苏缓步向前走,每走一步便感觉那灼热的视线离自己更近了一分。

 

一步,

——他不是在看我,他在看他的旧友林殊。

梅长苏惊异地发现自己居然因为这样一个想法而恼恨。

 

两步,

萧景琰抬臂,将怀中的酒坛递向梅长苏。

 

三步,

梅长苏看到萧景琰脸上久违的诚挚的笑容。

 

四步,

陈酒易主。

 

五步,

梅长苏站定于萧景琰旁,单手托着酒坛举到身侧。

 

“哐”

 

被萧景琰视若珍宝的酒坛碎裂在石板路上,四分五裂。破碎的瓷片在沾了酒的石板上打着旋,摔进青苔丛里。萧景琰却如同脱力般,后背重重地撞上那棵老梅树,枝叶沙沙地抖个不停,他的衣襟又散开了一些。

梅长苏牢牢攫住萧景琰的目光,上一刻滔天的绝望如同潮水般退去,只余下一片寂静空茫,有一瞬间他以为他死了。梅长苏看不下去,他伸出手,盖住萧景琰的眼睛,感觉到两片睫毛刷过手心,是湿的。

“先生是想告诉我,他走了。”压抑颤抖的声线。

 

有那么几秒钟的静默,仿佛是时间凭空被抽走。没有人说话,没有人动作,只有两人头顶老梅的沙沙声,和瓷片撞击青石板的回响。

 

继而是全身细微的颤抖,慢慢变得剧烈。

“可是先生我……”

 

别说了,求你不要再说了。梅长苏以为自己早已心如铁石,却不防一夕之间又在这人面前溃不成军。他迫切地想要让萧景琰闭嘴,让他停止撩拨自己痛苦不堪的心弦。

于是他倾身咬住了他的嘴唇。

浓郁的酒香霎时窜进了梅长苏的口腔。十几年来他因为身体的缘故已绝少碰酒,此刻仿佛蒙尘了多年热血豪情重见天日,让他如置身于一切惊变未发生之时。

他流连这种味道,就如同沉醉于往昔盛景。

 

还不够。

两人无限靠近而空气匮乏,迫使萧景琰不得不张口喘气,却冷不防地窜进一条舌。他的眼睛还被手掌覆着,却没有伸手拨开的意思。他抬起右手,摸索着去够横在面前的手腕,握紧。

于是他用另一只手捏住萧景琰的下巴,使他的头向上仰,愤恨地啃咬着萧景琰的唇,直到一股血腥味混着酒香在口腔里弥散,才拉开了两人的距离。

 

“小……殊……”

所有的理智几乎都被这一声淹没,可笑的是他的怒火因自己而起。梅长苏抬手抽散了萧景琰的腰带,剥笋似地扯掉所有衣衫,零落地铺散了一地,沾了他们曾经一同埋下的陈酒,沾了他们曾经一同种下的梅香。

他看着眼前这幅躯体,精悍结实的,经年的征战烙下无数痕迹,有林殊识得的疤痕,更多的是在分别以后。有几处紧要部位横贯着的,昭示着当时情形有多么凶险。

这些就由梅长苏来记得。

不得不承认,他是羡慕萧景琰的,萧景琰继承了二人的夙愿,在战场上光明地厮杀,磊落地死,纵死了,也留得百世清名。

他沿着萧景琰身上每一处疤痕细细吻过,感受到身下之人细微的颤抖。萧景琰有时难耐地动一下腿,却因酒精的关系昏沉不已。每到这时,梅长苏便伸手抚一下他的眼睛,像是少年时再简单不过的安慰。

 

待要往下,即将触到那最隐秘的部位时,梅长苏却感到单手被攥住,冰冰凉凉的,纤长的手指就好似直接攥在他的心上,他抬头,停下了动作。

“先生……我今已知你心意……然……”语气还是醉酒的虚弱与犹疑。

“你再看看我是谁。”梅长苏特意换上了少年时的口气,他觉得再不表示一下,这事就办不成了。

 

“小殊……呃……”

趁萧景琰神智稍稍涣散的时候,梅长苏直接将早已被酒液润湿的手指探入体内。引得萧景琰一声急促的喘息。

片刻后,他开始缓慢地移动,身下人立马冒出了冷汗。萧景琰想要并拢双腿,却碍于跪在腿间的梅长苏,只得叉着双腿,半倚在梅树上。他仰头盯着密匝的花瓣,缝隙中洒下细微的阳光,却似被汗水模糊了,看不太真切。

他感到身下的手指增加了一根,最初的痛楚却渐渐地退去。

整个过程非常漫长,他似乎感觉梅花见漏出的日头偏移了一点。

 

梅长苏一直看着萧景琰因后仰而拉长脖颈,以至于最后吻上了他的喉结。习武之人往往视颈部为命脉,凡命脉便格外敏锐。萧景琰的手搭在梅长苏的肩上,紧了紧,骨节分明的手上可以清晰地看到爆起的青筋。

梅长苏抽出手指,换上了自己的兄♂弟,脑中却忽然浮现出晏大夫气急败坏的模样,于是放弃了猛烈的进攻,缓慢地抽送着,手里也不忘照顾好兄弟的兄♂弟。

萧景琰煞白了脸,咬着嘴唇咽下所有的喘息,嘴角血液洇得唇色越发鲜艳,喉中滚动着像是嘶吼一般的呜咽。

 

忽然,梅长苏感到肩上的手又用力了几分,就要扣进他的皮肤里。手中的兄♂弟也涨大不少。他知道是萧景琰快要到了,便稍稍加快了节奏。

即将爆发的时刻,梅长苏附到萧景琰耳边,轻声道:

“景琰,别哭。”

 

“小殊,林殊……”

他似乎在一片空濛中见到旧友朝他伸出手。

 

“忘了我。”

尽数射♂在体内的瞬间,又像泡影一般刹那破碎。

 

梅长苏看了看天空,层云蔽日。久乏人问津的逆犯林氏府邸深处,一片春色难收。


--------------下面才是正文--------------------

优雅的苏靖群宣  416385460

我们都是不污的小孩,我们欢迎一切苏靖不逆的小孩!!!

我们时常会玩一些优雅的小游戏,苏靖不逆是我们的目标。。

另外还有桓宣、甄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快来加入我们。

评论(9)
热度(143)

© 千载无戈 | Powered by LOFTER